乐乐让我陪她去医院,她怀疑自己得了肿瘤。胸口的地方摁着有硬块,胸闷气短,不舒服。

她和我说的很惨,好像就要确诊了一样。
那时候我正在上班,张望了半天的同事最后和老板请了假离开。

预约的医院在城东,挺远。我们就近坐上公交车一路晃晃悠悠的过去。中间,她调侃着车流说,是不是要考驾照了。

我揶揄,老李不是有车,为什么不让他送你去。

其实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但我还是追问了一句,毕竟当初的我有任务在身,撮合她们两个。

乐乐故作要打我的姿态。她瞥了一眼我,翻了个白眼和我说,不可能的。她不喜欢老李。

因为不喜欢所以不想给他任何可能的希望

我明白。但在熟人面前就是耐不住嘴欠。

02

乐乐是我的高中同学
当年暑假来找我玩时,恰好遇见了老李。

可以说,我是见证着他们两个完整历史的目击者,那个晚上,老李狗腿献殷勤的用一只炸鸡和两杯奶茶换走了乐乐的微信。

本来以为一段故事会这样展开,然而很不幸,乐乐告诉我,老李根本不是他的菜。

我本以为这种一见钟情,应该会去的很快,但我们都没想到,老李追求了乐乐整整三年。

从微信的嘘寒问暖到后来我们约饭的必出现

我都要被老李的坚定感动了,时常劝着乐乐,你看他那么喜欢你,你不考虑一下吗。

但她还是那样一句,对不起。就是不喜欢啊,乐乐告诉我,她不能欺骗自己与老李。

不随便开始,不急着妥协。

我羡慕那种决然的人,倒也不是我拖泥带水,只是不善于这样不留情面的否定。

我总是要留有几分转圜的余地给别人,总怕直接的拒绝我们就生分了。

年青的时候我加过一些个写手群。大家在里面分享灵感与推荐书籍,更多的是聊天。

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因为懵懂不擅拒绝别人,熬夜帮某位群友校对了她二十一万字的故事。

毛骨悚然

年长些,我逐渐厌恶交流,也可能是怕了,后来我退了好多群组,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坏的征兆。

因为太难拒绝别人而选择避开人群

可我非常的愉悦开心

03

乐乐并没有生病,只是因为一些生活上的不良习惯导致的身体难受。回去的路上她告诉我,以后还是别再提老李了。

我和她说好。他们本来就没有瓜葛。

那个晚上她又给我转发了一段小视频,家有儿女的片段。我对这集有点记忆。

大致内容是邻居阿姨长期和刘梅借生活电器,某次来拿吹风机和烫斗时,看上了小雪的杂志想拿走被直接拒绝。

“不本来就不用理由,你有权利拒绝别人。”

她说。

因为怕对方为难而难为自己,遇事你以为只是妥协一次,其实,是一生啊。

“ 只是小事情,你为什么不帮我?”
“ 我这么喜欢你,你就不能试着接受我一次?”
……

不能

只希望以后的我别再给人校对
而你,也请不要再为难自己啦